澳门威斯尼平台app-澳门威斯尼平台app下载-澳门威斯尼平台app手机版

热门关键词: 澳门威斯尼平台app,澳门威斯尼平台app下载,澳门威斯尼平台app手机版

意大利的游记,我那跌跌撞撞的暴走啊

2019-12-01 作者:生活资讯   |   浏览(140)

Britta大清早带我去犹太区兼同性恋区,结果去得太早,啥都没看到。Britta告诉我她男朋友又高又skinny再加上一头blonde卷发,是gay最喜欢的类型,所以只要有男人盯着他看,她就知道人家是gay. 现在她男朋友又不在这里,不知道她来这里作甚,难道是看犹太人?嘿嘿。Britta在这里特意去了palais de the(忘记了是不是这个名字),说是全世界的人都来这里买茶叶。我一看里面装修红黄蓝绿的特别对我的农民taste就又心痒了要拍照,Britta勉为其难地替我问两个sales girls可不可以,优雅的黑人小姐优雅的说non, desole. 呵呵,其实我觉得没什么成文规定不可以拍照的,不过她们肯定跟Britta差不多觉得这种到处卡擦卡擦的人挺讨厌的吧。Britta买了一小罐印度还是日本的茶叶送她bf,然后又要买龙井(记忆模糊了,好像一小罐几十欧吧),我就说算了吧你都要去中国了还在法国买什么龙井啊(当时她跟我说她准备到中国旅游去的。可惜后来Britta的联系方式跟包一起被偷了,所以也没有联系了:)

我的故事没有照片,你们要耐心。严禁打哈欠。行程概述:时间:本来预计06国庆节前后11天,结果发生意外多滞留了5天地点:巴黎-阿维尼翁-阿尔勒-蔚蓝海岸-罗马花费:正常花费应该是1.5万左右(包括签证,机票等等一切),结果发生意外,还好后来保险几乎cover了多余的意外支出。- 比较低的花费主要原因是没吃什么大餐,充分利用了一切免费资源,住得比较经济,以及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购物。---------------前言: 6月初电话预约法领馆签证已经排队到了8月!本来预计是想约到7月中旬这样有足够的时间做旅游的攻课(因为签证没定之前也没有心思查签证以外的材料),于是在穷游上死马当活马医的发帖看有没有预约到早点时间的人愿意跟我换,结果还真有人约了7月中旬结果去不了就跟我成功对换了(必须分别致电法领馆,领馆的电话自然比较难打,但是一般一两个小时坚持不懈还是打得通的)!签证在7月下旬顺利到手,开始正式准备行程。其间也试图找同行的人,没想到世界原来还是很大的,要找到行程基本一致的人居然还是找不到的!我想一个人就一个人吧,多壮烈啊。没想到,后来真的壮烈了一把。。。第一站巴黎,飞机是清晨到的,飞机到了巴黎的上空,看到下面的璀璨灯火觉得巴黎就像一朵亮晶晶的玫瑰胸针。然后一下飞机就"遇难"了。刚下飞机就被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引用某人的话:这帮bastards还真tmd帅啊)拦着一个个看护照,很多人护照被扣下来在一边等着进一步发落。我是第二个被拦下来的,开始觉得很没面子不过看到被扣的人越来越多我就一点都不担心了。我正好站在女警察旁边所以有不会外语的中国人过来我就顺便帮他们做做翻译(有点抗战时间汉奸翻译的味道)。结果全部人筛选完后女警察什么都没多说,第一个就把我放走了-估计是看我做汉奸有功吧。警察把其他人带到了一个小房间-因为期间我跟另外一对被扣在一边的中国人聊天提到我知道怎么从机场到市区省钱的乘车法,他们要跟我一起走,于是他们被带到小房间去后我就在外面等他们。大概1,20分钟后他们出来了,跟我说两个警察也没怎么问他们,让他们等了会就把护照还给他们了,倒是有个法语讲得很好的中国女生跟他们理论(因为她急着要去转机),结果两个煲话丫桶阉幕弊プ卟换垢耍〔恢勒飧鋈俗钪赵趺囱俏揖醯迷诤9卣庵值胤侥闱虮鸶浅常挥杏玫模×克匙诺阏庑゜astards吧,人在屋檐下嘛。(其间发现那对同乘350的couple里面女孩的名字差点就跟我一摸一样了,因为我的姓不是特别常见,所以这个巧合还是比较神奇的:)在机场问了几个人怎么去乘 350(3张普通的地铁票可以到东站Gare d'Est,到了东站再乘一次地铁,这样下来几乎比全程RER省了一半的钱),从机场到市区其实应该还有别的公车可以坐的,而且350也不一定要坐到底,当中也有几个站可以转乘地铁的。但是现在也记不清楚了,有几个网站(包括戴高乐机场自己的网站)都可以查循很具体的乘车路线(再配合google earth,这样平面和立体的感觉都有了)。西方国家公共交通等的网络信息非常完善,网上看看就基本上有纸上谈兵的本事了。另外两个同行的中国人被350的司机找钱,找多了很多, 而且是一个很奇怪的数字(就是明显不可能是把两个人的钱误算成一个人的那种错误,而且又不是整数),我们都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也没把多找的钱还给司机,怕语言不好解释不清楚,等下司机还以为我们想打劫呢 - 后来我在去枫丹白露的公车上也被多找了钱(现在有点记忆模糊,好像是1.2欧的车票,给了两欧,司机找了1欧?反正是一个看起来不可能搞错的数字),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法国司机数学太差还是觉得我们看上去穷要存心救济我们呢??但是有一点:如果你是急着去赶飞机的,可千万别乘350,慢得要命(我们大概坐了1个多小时)!坐到后来都有时差了!到了旅馆附近的一个地方,明明才早上11点我还问人家"你们'还有'午饭吗?" (我当时感觉已经下午3,4点钟了)结果那其实还是早饭时间所以老板向我推销咖啡面包什么的,我还觉得他挺奇怪的。后来吃着吃着我才反映过来原来还是上午呢(马上就觉得赚了,哈哈)!整个店里就我一个顾客,老板跟厨师在吵架,听他们吵架象在看电视一样。吃了一大盘蔬菜咖喱鸡沙拉再加一瓶依云。本来要了杯白水,老板问是不是Evian,我想法国的依云肯定不贵,就不跟他罗嗦了,结果结帐的时候那瓶破水(你是否想过Evian倒过来拼就是Naive?)收了3。5欧。接着去旁边的圣心教堂,- 看了看那些雕像啊彩色玻璃什么的就眼泪哗啦哗啦地往下流,流得真是气贯长虹,止也止不住。不知道是气不过那瓶依云,还是外面太阳太厉害被晒的,还是圣迹显灵了:)答案可能是B,因为后来发现我只要一进教堂就流眼泪-那几天几乎都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圣心我非常喜欢,J’adore!,第二天早上又去了一次正好碰到他们在晨祷,修女们唱赞美诗的一幕非常圣洁美丽,建议大家以后去圣心教堂一定要去看看(我当时好像是8,9点钟去的,他们已经快结束了)。

因为每月第一个周日博物馆是免费。Britta正好那天也打算去的,当她知道我从中国就查好了那天是免费后,简直佩服死我了。(Britta跟我说她上铺的小日本那天会去看赛马!好像还是什么了不起的赛事-Britta学给我看小日本提到赛马时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我挺吃惊的,还以为全巴黎的人那天都去博物馆呢)不过跟这种老巴黎一起逛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比如我跟她一起就不记路了,最后去了哪里哪里都没什么印象(我临行前作的卢浮宫的攻略基本没用上),比如她对卢浮宫有很多自己的印象,无意中就会强加给我。。。Britta问我,"by the way, you don't have to go see that ugly woman, right?"我告诉她yes i do have to,她只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带我去找蒙娜丽莎了-其实这个女人跟铁塔一样,我也从来不太感冒的,但是既然来了卢浮宫总要去看看她老人家的嘛。远远的看见了(人多,挤不上去,也不想挤),人头攒动,画很小,没感觉。卢浮宫另外两宝还比较好看,不过俺是个没耐心的人,1个多小时看完雕塑馆后基本上已经审美疲劳,对后来的东西都麻木了。尤其是那些黑糊糊的中世纪的油画,mon dieu,简直是让我觉得不用每天面对它们可真是幸福啊。小帖士:卢浮宫靠近地铁的那个地下出口楼梯上去有个大食代一样的吃东西的地方,有不同风味的食物,有几个摊位还是很好吃的(7,8欧基本就能吃得很饱),最主要是在你已经又累又饿的时候它能以最快速度抚慰你的胃。

在la village住了3晚,是男女混住的4人间,上下铺的。第一天晚上因为我的飞机早上到的,所以自做聪明的8点钟就上床了-因为觉得晚上 jeg lag一定会发作的,同屋的加拿大女孩回来看到这情形,有点shocked地说,'oh, that's early!',然后就出去跟同屋的美国姑娘逛红磨坊了,没来得及跟她解释jet lag的事情,她肯定觉得中国人怎么这么农民啊。不过事实证明不是每次都会jet lag发作的,我那天一直到很晚才睡着,早上很早就醒了(-后来不管白天多累,我就从来睡不多,我都受不了我的生物钟了,太过分了。)。回头再说那个美国姑娘,长得很甜美,一头黑人一样的小辫子,1米7的样子,一个大包跟她一样长再加两个小包,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来去里昂了,我看她那么大的包(几乎是我全部行李的4倍还多)还穷塞穷塞的塞不进去的样子,实在无法理喻。后来知道她在非洲待了一个月然后直接来欧洲了。(第三天晚上她从里昂回来又住进来,于是我又帮她穷塞了一次包。)顺口问了句Britta不知道美国女孩怎么洗她那一头小辩子,没想到来自资本主义国家的Britta也跟我一样农民,她也很好奇所以特意问了美国小辩子,小辩子说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洗过头了!Britta讲完后我们俩同时做了个鄙视的表情。

我住的地方叫le village, hostelworld上订的。好像是23欧(老了,钱一付掉马上就忘了)4人房包早餐没有床单(床单租一次好像2欧?不过这个可以自己随便带个旧床单用完就扔掉好了),浴室在房间内。Le village就在圣心教堂山下。去之前听说那个区很不安全,结果前两天都是6,7点就回去了,后来有天晚上10:30左右才回去发现还是游人如织,所以感觉还是很安全的。 再说说这家店,房间和浴室都超级干净,而且我住的那间外面是一个小天台,晚上在天台上喝喝水聊聊天看看圣心教堂的一角还挺不错的。但是有一天我跟同屋的德国女孩Britta把早餐从楼下的餐厅端到天台上吃的时候,前台的小姐上来说我们不能在这里吃,否则他们就不知道谁吃了多少(一个人只许拿一份羊角:).Britta 等前台小姐一走就模仿她嗲声嗲气的样子,然后说典型的法国女人就是这样的,总是无比优雅但是同时无比冷酷的告诉你"no"。这点我也很有感触, la village前台的几个人都很客气很礼貌,但是你总是能感觉到你和他们之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无边的冷淡。后来在尼斯住的那家青年旅馆就不一样。 Britta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她几年前在巴黎上了两年学,超级喜欢巴黎。当然也深谙巴黎人的势利。她曾经把她的头发染成金黄以后觉得巴黎人对她就"厚道"多了,呵呵。。。Britta还超级嘲笑我到处拍照,她摇着头说,"you asian people and your camera!",害得我跟她一起特别紧张,几乎不敢拍照免得被鄙视为"卡擦卡擦两下就走"的日本人(如果你学过Reflets,应该对M. Ikeda在植物园里猛拍的那一幕印象深刻吧:)。后来我相机被盗,照片全军覆没-不知道冥冥之中这一切是不是都是有预兆的。此是后话。Britta大清早带我去犹太区兼同性恋区,结果去得太早,啥都没看到。Britta告诉我她男朋友又高又skinny再加上一头blonde卷发,是gay最喜欢的类型,所以只要有男人盯着他看,她就知道人家是gay. 现在她男朋友又不在这里,不知道她来这里作甚,难道是看犹太人。嘿嘿。Britta在这里特意去了palais de the(忘记了是不是这个名字),说是全世界的人都来这里买茶叶。 在le village住了3晚,是男女混住的4人间,上下铺的。第一天晚上因为我的飞机早上到的,所以自做聪明的8点钟就上床了-因为觉得晚上一定会疲惫不堪,同屋的加拿大女孩回来看到这情形,有点震惊地说,'oh, 真早啊!',然后就出去跟同屋的美国姑娘逛红磨坊了。回头再说那个美国姑娘,长得很甜美,一头黑人一样的小辫子,1米7的样子,一个大包跟她一样长再加两个小包,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来去里昂了,我看她那么大的包(几乎是我全部行李的4倍还多)还穷塞穷塞的塞不进去的样子。后来知道她在非洲待了一个月然后直接来欧洲了。(第三天晚上她从里昂回来又住进来。)顺口问了句Britta不知道美国女孩怎么洗她那一头小辩子,没想到来自资本主义国家的Britta也跟我一样农民,她也很好奇所以特意问了美国小辩子,小辩子说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洗过头了!Britta讲完后我们俩同时做了个鄙视的表情。

接下来去我强烈推荐的l'Orangerie(中文是不是叫橘园?),这个才重新开馆的有着莫奈睡莲墙画的博物馆很多巴黎人都不知道- 之前我跟一个巴黎工作的法国人讲它的故事,他很惊讶的说,"wow i'm learning french culture with a Chinese!"我很得意,也假惺惺地回答他我一直也在跟外国人学中国文化呢:)l'Orangerie在卢浮宫旁边,杜伊勒里的西南角,莫奈画了几幅巨型的睡莲画捐赠给政府后,就觉得这个l'orangerie是最合适的展示厅了(椭圆形的大厅刚好四面大墙上可以放四张睡莲),(当时好像一战刚刚胜利,亲人都纷纷死去,又做了白内障手术,无比哀愁的莫奈觉得比起那些战争中伤亡的士兵这是他能做出的微薄贡献)刚开始展出没什么反响,后来这个展示厅上面又盖了一层楼陈列Cézanne, Renoir, Rousseau, Matisse, Picasso等人的作品。90年代他们又觉得还是应该让莫奈美丽的睡莲在自然天光下被欣赏,于是大动干戈的把上面一层楼整个去掉再新挖一个地下室来存放,没想到挖法挖法就挖到了一段巴黎古城墙于是被迫停工大家商量是保护古城墙还是继续。这样就差不多折腾了10年吧,今年才终于重新对外开放。小帖士:这个博物馆离卢浮宫走路最多10分钟,所以如果你有行李,完全可以寄存在两个博物馆中任何一个然后全部看完再回头取包,当时我以为很远,所以把包从卢浮里拿出来一路扛过去的(当天晚上要离开巴黎去Avignon,为了省时间不走回头路就把行李从旅馆checked out了).不过Britta坚持帮我扛包。后来买水的时候我坚持替她付了2欧,她好像感动得不得了- 不就一瓶水吗,真是农民:)没想到卢浮宫倒没排什么队(我们从地铁入口进的,地面上那个主入口估计要排很长的队),反而在orangerie排了半个小时左右。进去以后小小的惊艳了一把,一屋子睡莲果然很美(其实是两屋,另外一间屋子还有4幅),跟卢浮宫里那些阴沉沉的宗教画是个鲜明对比(而且橘园这个建筑本身的设计也比较明快轻巧)。Britta也赞扬说这是她那天看到最漂亮的画了。然后让Britta帮我拍张照(卢浮宫因为被千百万人拍过千百万遍了,有悖我"只拍人所不拍"之宗旨,所以我倒是一张也没拍),农民Britta让我在睡莲面前足足站了5分钟才按了快门(这家伙果然从来不拍照的,一看见有人经过就停下来等人家),俺的玉皇大帝啊,我简直尴尬死了,所有的人都在看我- 因为画有一面墙那么大,人家都坐在当中的长凳子上欣赏,我站在巨幅睡莲前面长达5分钟之久简直就像睡莲上爬了个蚊子,绝对是人家的眼中钉。这是此次欧洲之行最没面子的一事了,此生再不敢让老外帮忙照相。(拍照之前Britta还很严肃地问了我,"are you sure it's allowed?"。。。)

接着讲比我更农民的 Britta. 第二晚两个女孩走了,来了两个男生。半夜里我们都睡了,然后听到门开了,然后一个男声说,'can i turn on the light',是比较滑稽的口音(Britta很不厚道地让他重复了好几遍这句话才听懂),我直接就以为他是中国人了,正要用普通话告诉他"你开吧",Britta已经回答了,白天看到他穿着日本武士一样的睡衣才知道是膏药旗国人。 小日本睡Britta的上铺,后来Britta告诉我她基本就是一晚无眠,担心上铺的兄弟要偷她抢她之类的,于是一会儿偷偷爬起来把钱包放在自己枕头底下,一会儿又在脑海里翻浆倒海的想如果钱包被偷了她的银行卡的密码好像是记在旅游书上了,但是旅游书又在哪里呢etc etc。。。我听她讲的时候拼命忍住笑,感觉这个资本主义国家来的25岁的小姑娘怎么象俺们村子里52岁的大妈呢。我自己上铺的兄弟进门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万分警惕的农民Britta自然又看到了,她说这个人非常奇怪,"all wrapped up",不知道具体情况,白天我们出门的时候他还在睡,显然还穿着白天的衣服(可能就是脱了个鞋而已),只看到是个光头,晚上我们回来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消失了。

全文在此:

l'Orangerie里出来还比较早,Britta说她要去拉丁区喝喝咖啡,我扛着行李就不高兴跟她去了,于是话别。然后在杜伊勒里拖了把铁凳子很无聊地在草地边坐到6点钟左右去找吃的然后去里昂火车站。走啊走啊终于找到一家貌似还可以的中餐馆-那种快餐类型的,把你点的菜盛到小塑料盒里放到微波炉里热热给你吃的,我知道很难吃但是实在想吃中餐就进去了。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真的难吃。老板是个香港人,每来一个客人他都拿两厚本的香港照片给人家看。。。多数人都是勉为其难地象征性地翻翻。。。我走的时候老板还非要送我个木头小佛像(后来这个小佛像被我留在了阿尔勒的青年旅馆里)。。。无语。。。算了,还是语两句吧,我觉得他是太寂寞了:) 我还想说,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哥,可不可以把饭菜做得好吃点啊?

不好意思人物描写比较罗嗦:)不过毕竟景是死的,人是活的嘛。其实暴走到最后,就发现景都是差不多的(最后审美疲劳直接导致记忆模糊,再加上照片全军覆没,基本上physical的建筑阿,花园阿什么的在脑子里都模糊成了一片远景),真正让你记忆深刻的其实是旅途中你遇到的人和事。书归正传现在回头写巴黎,第一天基本就是Champs Elysees从凯旋门走到Tuillerie,然后Seine上的几座桥走了走,一刹那间巴黎的美让我震撼。 香榭丽舍大道前面一段很多商店比较人尽皆知吧 - 不过我连LV的店都没进去-simply because它在街的另一边,偶懒得穿马路(对巴黎售货员小姐的感觉是都特别优雅,不一定漂亮,但是很有气质,感觉也很有手腕的那种,比较让我敬畏 – 这么说吧,我要是不幸身为男人,绝对被她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汗,鼓掌之间没写错别字吧?),香榭丽舍靠近卢浮宫那段就是exactly我想像的样子,笔直宽阔的人行道上一排落叶树(悬铃木?俗称法国梧桐?),一排常绿树,金黄的落叶在人行道上铺了厚厚的一层,踩在脚下唏唆做响,有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书,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 - 这就是我从小梦想的香榭丽舍,甚至整个巴黎的样子。- 姑娘们一定要坐在这里的椅子上留个影,绝对比在什么破石头前面照相有味道。 顺便说一句,看到那么多人在大太阳下看书我着实shocked了一把(塞纳河上那些游人如织的桥上就有很多人坐着躺着的看书),我觉得这书怎么看得进去呢,那么多distraction在你周围,而且阳光下看书眼睛不要坏掉吗?Or is this a scheme to get dates?? 图片 1 我直接就断定这帮人都是在扮酷(跟国内某些小朋友们非要在麦记和肯记里面做作业一样让我匪夷所思)。后来跟Britta讨论阳光下看书有害眼睛的问题,农民Britta居然觉得我不可思议,说是你们中国人眼睛有问题吧!哼,你们老外脑子有问题吧。对了,小贴士一个:香榭丽舍大道靠近卢浮宫那段路上有个免费公厕:D 有趣的是厕所的告示上法语和英语都直接写的"免费",就中文写的"无料免费"(香港人还是台湾人翻译的?),给我乐坏了,赶紧掏出相机拍了一下,结果门口两个等着上厕所的小伙子看见我穷笑了,大概觉得俺低级趣味吧. 可惜当时忘记朝他们说一句si mi ma sei了(这个是个在旅友们中间广为流传的笑话,后来演变成为中国人只要做了什么丢人的事,如果有老外目击的话,都要说点日语嫁祸于倭)图片 2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平台app发布于生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意大利的游记,我那跌跌撞撞的暴走啊

关键词: